大拍卖—中国书画超市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书画家李燕生刘怀勇专题王荣昌专题郑玉阗专题
高向祁专题邹友蒸作品专卖广告位招商广告位招商
查看: 2783|回复: 1

用心灵描绘麻雀—— 天竺山人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3

帖子

15

积分

认证用户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5
发表于 2015-8-13 17:17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邹平 于 2015-8-13 17:21 编辑
用心灵描绘麻雀—— 天竺山人

曾有人问我是怎样学画麻雀的?我告诉他,我从小生活在川东山区,家乡有大片大片的竹林,林间院坝到处都有麻雀叽叽喳喳,对小小麻雀的印象就自然深刻了。我孩提时很顽皮,经常邀约小伙伴们在田坎地头用竹筛捕捉麻雀。晚上,还用木梯爬到土墙上掏麻雀窝或取麻雀蛋,曾不止一次地遭到大人们的喝斥。建国后,我又长期生活在乡村,耳闻目睹的麻雀更多了,对麻雀的生活习性就自然了解,慢慢地也就喜欢描绘麻雀这些小小的精灵。我在长期地实践中得出:画麻雀也和其它文艺创作一样,必须自己喜爱,有感情,全身心地投入。要画好它,不但要认真地进行观察,还要掌握麻雀的比例,甚至将捉到的麻雀放到鸟笼里喂养,进行仔细地刻画,要掌握麻雀瞬间的动态一时是难以捕捉的,只有悉心摸索,反复抓住麻雀的各种动作和运动规律,从形体动态中掌握麻雀的神韵意象,在“似与不似”中用简炼和写意的笔触(线条)迅速地摹仿(记录)下来。这样,日积月累,天长地久,慢慢地也就掌握了麻雀的各种动势和神态了。

古人言:“胸有成竹”,我把它叫做“胸有成雀”,小小麻雀看似容易画却难,仅管我画了数十载的麻雀画,至今还常常因翅爪和其它部位排列不当而感到很不满意。有时,将过去画的麻雀重新翻出来欣赏,总还有不少不满意的地方。我感到:一艺之成,不付出艰辛的劳动是难以获得成功的。 我的恩师张肇铭先生,是著名的花鸟山水大师,我在传承他麻雀画的基础上,又溶入了自己在自然生活中的感受,推陈出新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。

收藏热线:13896653399 邹先生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3

帖子

15

积分

认证用户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8-13 17:19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邹平 于 2015-8-13 17:21 编辑
讴歌自然生态的国画大师邹友蒸—— 王茂久

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,古往今来诞生的艺术家数不胜数,涉及的题材包罗万象:山川河流,花鸟草虫,应有尽有。然而把麻雀作为主要创作对象的艺术家却极为少见。记得是五年前,挚友秦月由江苏来渝,寒喧之中,他提到在重庆丰都有一位才华横溢的老画家,年愈八十,平生最爱画麻雀,绰号“邹麻雀”,堪称世上画麻雀之第一人。初闻此言,并不留意。

转眼过了三年,一次陪友人去丰都观光,与邹老先生的儿子邹平相识,于是提出想观赏邹老先生的作品,邹平先生盛情接待,并将其作品展现。

当一幅幅,一卷卷作品徐徐展开在眼前,我情绪也在不断地高涨,初为之兴奋,继而之吃惊,直至震撼。因为我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画家的作品,简直就是一座散发着浓郁乡土风情的艺术长廊。感受到的不是一个普通画家,而是一个艺术巨匠。于是,便有了拜会邹老先生的愿望,可是时年老先生正在病中,住在涪陵一家医院,特别叮嘱“拒绝会客”。我未能一睹老先生仙颜,只能通过那一幅幅,一卷卷的作品和画稿去感受,去神会。

当我解读邹老先生作品时,也在解读他的人生。邹老先生如此的酷爱麻雀,看来这与他的性格息息有关。他一生谦恭,为人低调,观察细微,勤于创作。他可以在山林之中,树梢之下,整日整夜地观察,捕捉这些最平常最活跃生灵的各种姿态,然后运用他那多样化的艺术手法把它们记录下来。他画的麻雀,有用笔墨勾勒精雕细琢而成的,也有用写意手法寥寥几笔生动传神的。这些看似平凡却极为可爱的小动物,活跃于山水、树林、花卉之间,给大自然平添了无穷的生机与活力。

麻雀在我国有着特殊的象征意义,它几乎成为自然生态平衡的标志。五六十年代,中国人为了生存而斗争,民以食为天,粮食是“纲中之纲”。麻雀因与人类争食被列为“四害”之一,于是在中国大陆上掀起了消灭麻雀的运动。而酷爱画麻雀的邹老先生,用今人的话来说就像是麻雀的代言人和形象代表,但在当时麻雀都不能生存的环境中,邹老先生这样谦诚的人又怎能在动荡的社会中活跃。而他笔下花鸟画中的麻雀遭受的命运也就不足为奇了,自然也免不了无端的诬陷。在众多心爱的画稿被焚毁之时,无奈心痛的他,只好保持沉默。就象除“四害”后的城市乡村,只要有人烟的地方再也听不到麻雀的叽喳声一样,在邹老先生的画稿里,数年也未见到麻雀的踪影了。

七十年代后期,中国大地吹来了改革的春风,在经历了种种磨难之后,中国人开始觉醒了,终于明白了人与自然应和谐,才能保持生态的平衡,社会的平衡。于是劫后余生的麻雀又回到了人间。邹老先生也从沉默中站了起来,勇敢地拿起画笔。那千姿百态栩栩如生的“麻雀”又欢快地回到了画册,活跃在邹老先生那灵动飘逸的画笔下。

在现代社会中,由于商业化浪潮的冲击,没有一个艺术家能够依靠纯艺术而生存。苦心积累创作的艺术作品,需要换取一定的市场价值,否则就会因穷困而失去生存的能力。邹老先生一生清贫,却坚决反对用自己的作品去换取钱财,甚至到了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也拒绝,不求闻达。正是由于他这种疏世独立、卓尔不群的性格,才得以使他那丰富而系统的作品能较完整地保留下来,他艺术生涯七十余年,绘画作品记录了我国半个多世纪的城乡生活变化,幅幅作品都是那么生动,那么淳朴,那么令人回味,令人感叹。

2006年冬天到来的时候,邹老先生离开了人世。也许是季节的原因,也许是这只麻雀去得太安静,我们没有看到那些大自然的生灵来为他送行。但他留下了一座艺术的丰碑,一个艺术的宝库。当有一天这些艺术成果向世人展示的时候,我相信这世界会一片喧腾,因为将有千千万万只麻雀会来为他欢呼,为他歌唱。

收藏热线:13896653399 邹先生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大拍卖—中国书画超市 ( 京ICP备14061898号-1

GMT+8, 2018-11-15 18:48 , Processed in 0.092491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